隋玉

三个小孩儿/乱炖/垂死挣扎佛系追星

【红海行动】后勤组同居三十题 1-15

太可爱了我哭!

盐酸哌替啶溶液:

【红海行动】【后勤组】同居三十题




CP向是陆琛庄羽,杨锐徐宏出来打了个酱油


感觉自己又站了最冷的一对儿……




1.相拥入睡


庄羽过生日的时候,陆琛给他买了一个毛绒天线宝宝做生日礼物。


开心到转圈的小通讯兵甚至决定要抱着它睡觉。


于是当天晚上,失去了庄羽怀抱的陆大夫抱着被角,空虚寂寞冷地思考自己到底是图什么呢。




2.一同外出购物


陆琛是一个非常有计划的人,每一次去服务社采购前总会列出详细的需求清单,并核查多遍,以确认没有遗漏。然后他就会带上清单,带上车钥匙,再带上庄羽一起出门购物。


庄羽负责带军人保障卡。




3.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


庄羽又一次失眠了。


于是他翻了个身,想要看对面床上的陆琛醒着没,却正好对上对方同样因失眠在黑夜中闪闪发亮的眼睛。


“陆琛?……你有褪黑素吗?”


“有。你要吃?”


“扔给我啊。扔准一点。”


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,陆琛抬了抬胳膊,“接着。”


然后庄羽就听到睡在下铺的李懂发出一声惨叫。




4.一方的起床气


根据陆大夫的医学研究,起床气有两种:懵逼型的和暴躁型的。


比如说,队长就属于暴躁型的,每天晨训的时候都黑着脸,阴沉沉如大军压境;而庄羽则是懵逼型的,每天人起来了理智还没跟上,有那么十几分钟的时间可以任人蹂躏且不会反抗。


发现了这件事的陆琛每天抓紧时间使唤庄羽使唤得不亦乐乎,因为不管他说什么,庄羽都只会“嗯”一声然后一脸懵逼地照做,最重要的是,事后根本不记得!


“庄羽!庄羽帮个忙嘛,我去抢洗脸池,帮我把被子叠一下咯?”


围观了全程的徐宏叹了口气,一边飞速洗脸准备去找杨锐报到,一边想着都是起床气老子的命怎么就这么苦。




5.做饭


“今天早上第一项,负重五公里。陆琛和庄羽,你俩多跑一公里,把狗粮消耗掉。”




6.大扫除


蛟龙队所在基地进行新年大扫除,要求所有人必须上阵。


“陆琛庄羽张天德,你们三个负责协助炊事班打扫食堂;罗星顾顺李懂,你们三个负责外面的训练场;徐宏佟莉,跟我去住宿区。任务都清楚了吗?”


“报告队长,我有一个问题!”


瞄了一眼举手申请发言的陆琛,杨锐叹了口气,“讲。”


“为什么每年都是我打扫食堂?”


“哦,炊事班李班长说了,大扫除完了有犒劳宴,让你顺便帮着尝一下菜。”




7.浏览过去的相片


队里的通知,说新军装发下来之后赶紧试穿调换,周三下午集体照相,换新的军官证。


“太棒了!终于可以摆脱之前那张特别丑的证件照了!”一边将新制服往身上比划,庄羽兴冲冲地向推门进来的陆琛开声,“明天一定要好好照!”


“算了吧你。”


屈起手指敲了敲庄羽的床板,陆琛的语气中带了一丝促狭,“你的所有证件照我都看过。那可是,看前一张的时候还在感慨,我靠还能有比这张拍的更丑的吗?一翻下一张,还真特么有啊。”




8.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


“他晚上睡觉不脱衣服。”


“陆琛!!!你再只穿着裤衩起夜我就去告诉队长!!!”




9.相隔两地的电话


“庄羽……”


陆琛的声音有些犹豫。


已经是午夜时分,电话那头的雨声很大,渣土货车的鸣笛声夹杂在噼里啪啦的背景音中,尖锐刺耳的刹车声、司机的咒骂声、液体溅落声清晰可闻。布料摩擦的响动之后,陆琛再一次开口,却仍是欲言又止,仿佛揣着某种不幸的消息,却又不忍开口一般。


这种不安感使得庄羽忍不住皱起了眉。


“……陆琛?”


“你别挂啊庄羽!你能不能看到我的个人定位啊!我出来看电影但是现在我迷路了……我特么到底在哪儿啊我!”




10.早安吻


“庄羽!饭做好了!”


“陆琛你给我走开!别亲我让我再睡一会儿!”




11.替对方挑衣服


基地的通讯设备需要抢修,庄羽接到命令要离队一下午,于是拜托陆琛去帮他领今年新发的海魂衫。


心不在焉的医疗兵一口答应,但直到运送通讯兵们的车子消失在基地门口,他才想起来自己并不知道庄羽穿一号还是二号的海魂衫。


挠了挠脑袋,陆琛猜测顾顺可能会知道。


被从阳台上叫回来的狙击手一脸懵逼:“为什么问我?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?”


“我还以为你们狙击手的距离感都特别好,目测特别准。”


顾顺翻了个白眼,伸手拍了拍队友的肩膀,“他身你常抱,尺寸自思量。”


这件事的后续是顾顺在后勤处遇到了来更换海魂衫尺码的庄羽。


“大了还是小了?”


“呵,他拿错了,自己领的都是女兵款。”




12.关于宠物的话题


徐宏一直梦想着能养一只大狗。


“阿拉斯加或者拉布拉多吧,我比较喜欢这两种,大金毛也行。哎,就是队长总觉得狗会掉毛,粘的到处都是,挺麻烦的,不太想让我养。”


看着一手撸着军犬一手托着下巴的自家副队,陆琛突然产生了一种“他很寂寞”的感觉。


“你呢?有想过以后退役了有机会了,养什么宠物吗?”


“庄羽吧。”




13.一方卧病在床


陆琛发烧了。


被紧急送往医务室后,值班的卫生员问了问情况,然后迅速地拆开已经湿透了的纱布,动手重新给创口消毒包扎。看着面色潮红呼吸急促的陆琛,庄羽气不打一处来,“陆琛你自己就是学医的!就不知道身上有伤不能淋雨吗?现在伤口发炎烧成这样,难受的还不是你自己!”


三十九度六,烧得迷迷糊糊的陆琛只觉得庄羽在骂他,但骂了什么并听不真切。


强撑着迎向对方涨得通红的眼睛,陆琛勾了勾嘴角,向一边忙碌的同事挤出一个傻笑。


“麻烦一会儿帮我打个蝴蝶结,这样好看一点。”




14.午睡


陆琛没有午睡的习惯,从小就是。


他大概就属于那种精力过剩的类型,上蹿下跳不知道累,中午睡了晚上就睡不着。


很巧的是,庄羽也是。


于是李懂目睹了上铺的庄羽和对面的陆琛两个人玩儿了一中午的“两个小蜜蜂呀飞在花丛中呀”。




15.帮对方吹头发


“陆琛你是不是有病?你有头发吗?”


“那就帮我吹吹头皮吧!”




【TBC】